六合彩透码资料

遠方的客人為何留下來

發布日期:2019年03月22日 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    網站編輯:李齊凡    【打印文章

(清晨的云南麗江玉龍納西族自治縣白沙鎮古街。和慧軍攝)

在云南,越來越多的傳統村落正在不斷被發現和發掘。在政府的引導、社會力量的參與下,人們探索鄉村振興最適合的模式,而依托的最重要資源,恰恰是原生態的鄉村文化。

不管外面天氣怎么樣,老段都能在自己的博物館里看到“藍天白云”——白族傳統民居的院落中,藍白相間的長布高高掛起,織就一片扎染的天空,和真正的藍天相互呼應。“真美啊”,走進小院的游客總是忍不住抬頭驚嘆,每當這時,老段就覺得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。

“本地有很多文化資源,如何利用,當地百姓也在徘徊”

老段叫段樹坤,其實今年還不到50歲,但做起扎染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老手。開家扎染博物館是老段幾年前就開始盤算的事。他和妻子段銀開都是土生土長的云南大理喜洲鎮周城村人,從小對扎染耳濡目染。在這個白族聚居的村落,每家的姑娘、媳婦和阿媽都會扎花。扎染產品不僅意味著長衫、頭巾、桌布等生活必需品,更是茶余飯后的生活方式和賡續千年的手藝。

前些年,老段夫妻二人盤下了一個扎染廠,靠著創新產品、找準銷路,經營得紅紅火火。不過,作為白族扎染技藝的傳承人,夫妻倆想讓更多人認識扎染,知道周城村這個白族扎染藝術之鄉。當時,大理的旅游市場已經興起,政府也很重視鄉村民族民俗資源,于是,心思活絡的老段有了主意。

改造場館、搜集史料、請文博專家把關設計、抓住機會做宣傳……2015年,璞真扎染博物館對外開放了。游走其中,白族扎染的淵源和傳承、原料和工序,傳統文化習俗等一目了然。穿過院子,則是一大片體驗區,選好紋樣,每個人都能親手扎塊方巾、染件衣裳,在藍底白花間慢了時光。

把文化資源包裝成產品,再找到合適的時機推向旅游市場,老段的這招既激活了古老非遺的生命力,也契合了游客從走馬觀花到深度體驗的需求升級。很快,博物館成了景點,來村里的人越來越多,有學生有游客,還有來取經的手藝人、經營者,隨手拍發到朋友圈,又引來更多游客。去年,光博物館就接待了十五六萬人次的參觀者,游客體驗的費用更是占到了工廠整體收入的近1/3。

博物館里坐著幾位穿著傳統民族服裝的白族老阿媽,忙時,她們指導游客穿針引線,閑時,只是坐著扎花就能引來不少注目。像這樣的老阿媽村里還有很多,老段的染坊把崗位分散到農戶家,按扎花的件數計算報酬,每年用工2000多人次,手藝嫻熟的不耽誤做飯、帶娃就能掙到補貼家用的錢。“每個月能有一兩千塊呢。”一位老阿媽喜滋滋地說。

帶動之下,周城村的鄉村旅游不斷升溫。“扎染靠的不是個人,而是家家戶戶的支撐。開工廠、辦博物館,都是想用好文化資源帶動鄉村發展。本地有很多文化資源,如何利用,當地百姓也在徘徊,需要引導。”老段的想法挺樸素,“扎染吸引了游客,帶來了資源,村民收入有了保障,幸福指數增加了,鄉村自然而然就振興了。”

“開發還應堅持以保護為主,讓游客感受原生態的文化氛圍”

老段正在做的,也是和善均未來想做的。他是納西傳統銅藝的省級傳承人,如今在老家——麗江玉龍納西族自治縣白沙鎮的自家宅院里帶著徒弟,安心打銅制作茶壺、火鍋、火盆等,每年能賣出100多萬元。

1997年,麗江古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,包括大研古鎮、束河古鎮和白沙古鎮三部分。其中,最為人所熟知的是大研古鎮,相比之下,和善均所在的白沙古鎮有些“默默無聞”。

“以前就有零星的游客過來,但當時沒有開發的意識。”白沙鎮黨委副書記盧駿說。白沙鎮坐落于玉龍雪山腳下,是納西文化的發源地。這里的納西族人大多務農,一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兩三千元。不過,也正因為沒有商業開發的高歌猛進,這里仍保留著原汁原味的納西族文化、建筑和生活方式。

“后來,有外地人看到了商機,到這里建客棧。”盧駿介紹,尤其是這3年來,客棧和游客增長得很快。現在,在白沙鎮白沙村委會所轄區域開設的客棧、飯館、商鋪等已有百余家,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收益,2018年,全村人均收入超過萬元,今年春節期間,來這兒的游客達6.5萬人次。

旅游起來了,會不會擔心商業味變濃,傳統的文化受到沖擊?“肯定會。”盧駿毫不猶豫。因為起步晚,他們在開發階段就做了些限制,比如,建筑不能超過兩層,要保留原有的民族風貌,開店不能是單純的購物店,要展示納西文化,“開發還應堅持以保護為主,讓游客感受原生態的文化氛圍。特別是古鎮核心區,不能過度商業化。”盧駿說。

古鎮每天都有變化,新開的客棧和餐館、重新鋪設的道路,還有一天天多起來的游客、日子好起來的村民。但有些東西又沒變,納西族老奶奶還是習慣穿著民族衣裳,在古街曬太陽、拉家常,白沙壁畫、明清建筑群依然屹立,古老的白沙細樂時常奏響。“旅游是我們下一步發展的重點,要讓老百姓意識到保護是為了更好地發展,對進一步發展有期待。”盧駿說。

“鄉村振興不能只振興一個鄉,要同時搭臺,一起唱戲”

自然風光、民族風情、歷史遺存賦予了云南獨特的旅游資源和發展稟賦,商業開發能帶來人流和關注,創造經濟收益,不過,在這個過程中,文化與商業、保護與發展如何平衡也引發探討。

麗江古城就曾被質疑“商業味過濃,文化味太淡”,趨同的商品、低端的業態稀釋了古城原本的樣貌,游客吐槽、原住民出走,轉型升級迫在眉睫。為此,古城委托專業機構開展調查分析,重新規劃了業態配比,同時,利用直管公房扶持特色文化產品經營、修復名人故居遺跡、建設人文景觀和民俗文化展示項目,納西象形文字繪畫體驗館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這是我們納西族文字里的‘羊’字,可以看到羊頭、羊角……”體驗館里,納西族講解員和潤華在沙盤中“畫”出一個羊字,因為了解并熱愛納西文化,她從2016年開館起就在這工作,忙的時候,和另一位講解員同事得從早講到晚。館里展示納西族東巴古籍文獻、東巴繪畫、東巴紙制作,還有學寫自己的納西族名字等活動,和潤華說,這幾年,展品、活動、游客都在變多。而像這樣由政府扶持建設的文化院落,古城里已經有17個,未來,還會有書店、紀念館、街頭情景劇等更多文化項目在這里落地生根。

嘗試挖掘、利用文化資源的還有大理的雙廊鎮。幾年前,這個千年漁村突然爆紅,三面環山、一面臨海的絕佳風光給了它“蒼洱風光第一鎮”的美譽,游人、客棧、餐館等同時井噴。

當地的村民開心了,光是收房租就能賺不少錢,以前跑出去打工求生存的年輕人,不僅自己回來搞經營,還帶回合作伙伴,旅游帶動了一系列產業的發展,提供了眾多工作機會。錢袋子鼓了,生活品質和品位也上去了,家里紛紛種起花草,掛上書畫。

不過,由于“沒做好準備就紅了”,服務保障跟不上、攤販雜亂、“海景房”野蠻生長等問題接踵而來,給洱海保護、接待承載等帶來壓力。2017年,大理啟動洱海保護治理行動,鎮上的幾百家客棧餐館都關停整治,雙廊一下子“冷”了下來。雙廊古鎮景區管委會副主任施國東覺得這是“成長的陣痛,理性的教育”,景區熱了,應該理性思考怎么接續發展,怎么在自然風光外注入獨特的文化內涵,怎么讓熱度常態化。

看著全新亮相的雙廊旅游逐漸回暖,施國東挺感慨:“風貌、管理、服務、業態、文化都在提升。”他期待以后盤活周邊景區,把其他鄉鎮的資源像珍珠一樣串起來,“鄉村振興不能只振興一個鄉,要同時搭臺,一起唱戲。”

實際上,除了像雙廊古鎮、麗江古城這樣的明星村鎮,部分以前鮮有人知的傳統村落也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。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廳博物館處處長余劍明介紹,目前云南省有中國傳統村落615個,數量位列全國第一。傳統村落中蘊含著極其豐富的文化遺產,未來將繼續依托云南獨特的傳統文化底蘊,在保護傳承基礎上,創造性轉化,創新性發展。

不管是麗江三股水還是香格里拉尼史村,如今在當地政府引導下,部分社會資本進入村莊打造高端民宿,而依托的最重要資源,恰恰是原生態的鄉村文化。滇山云水間,它們都在探索用文化帶動鄉村振興的最適合的模式。

六合彩透码资料 炸金花的技巧与经验 百人炸金花有规律吗 游戏《森林》手机版 9线777水果机连线app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11选5长期稳赚方法 澳洲幸运5彩计划软件 快乐十分手机版计划软件 二中二6码有几组 利达娱乐能赚钱吗